• 9849-xxx-xxx
  • noreply@example.com
  • Tyagal, Patan, Lalitpur

米拉“护犊”艾露莎的情义杰拉尔的救赎

妖精的尾巴那般的世界其实我们许多人都在幻想着自己也可以生活在那样的世界之中,因为那样的世界更加精彩、更加的不一样。我们都曾幻想过要是我能生活在那样的世界,也许我们会在那样的世界中运用那世界的规则活出不一样的人生。也许我们也可以像艾露莎那样可以和米拉从小争闹到成年,也许我们也可以像纳兹一样和一只会飞的猫遨游世界,和露西一一起闯荡各地。但人好像有一个致命的特点,喜欢去逃避不喜欢的现实,喜欢别人描述的世界。

米拉杰·斯特劳斯,“妖精的尾巴”公会的门面担当。妖精的尾巴时代周刊的常客,拥有可以吸收恶魔之魂的能力,是一位S级的“魔女”,有着极其温柔的性格下还有着与“妖精的女王”艾露莎相匹敌的实力(谁都不曾想到,年少的那个“小魔女”会变得如此温顺)。有一个弟弟(埃尔夫曼)和一个妹妹(丽莎娜)。从小她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小恶魔,但因为妹妹丽莎娜的“死亡”(丽莎娜因为被兽化的埃尔夫曼打下悬崖,其实没有死只是掉入了另一个世界。)开始在懊悔自己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妹妹和弟弟,开始变得知性,是个宠弟(尤其是在丽莎娜回来之后)狂魔。

艾露莎·舒卡勒托被誉为“妖精的尾巴”女王,她有着强劲的实力及傲人的身材,因为总是习惯冷漠脸以及时刻都身穿铠甲,让人感觉她像女王一样神圣庄严不可侵。但是只有亲密的人知道,她纯真的思想(没错,她也是个吃货)让人看了无语但却生不出怒气去呵斥她(出个门,超多东西)以及她那为了家里人可以付出一切的人格。让人心生不出任何一点去讨厌她。但就是这么一个神圣的“女王”她的童年却是让人痛惜,艾露莎不是生而就喜欢时刻穿着冰冷而厚重的铠甲,因为缺乏的安全感,让她武装到了皮肤之外。

艾露莎,并非从出生就生活在“妖精的尾巴”公会,她是在那“乐园”里生长,并从小被奴役为了建设“乐园”而生活,但那时的她依旧未放弃笑容(也就是,希望),但是在众人出逃的几次,以及最后一次“爷爷”牺牲自己救了大家出逃时,自己却仍想着杰拉尔,最后得知杰拉尔诡计后被杰拉尔赶出,逃后心生绝望(被自己喜欢的人欺骗的感觉,而且害了别人的心态一直笼罩着艾露莎)流浪到了“妖精的尾巴”开始生活。

杰拉尔·费尔南迪斯,艾露莎的“青梅竹马”但从小为了自己的欲望(想建立一个真正的“乐园”以至于那份对“乐园”的渴望蒙蔽了自己本该有的内心世界)而蒙蔽了自己本有的内心。因为扭曲的价值观“逼走”了艾露莎(自己本身喜欢艾露莎,但艾露莎好像不适合搭建“乐园”,想以后建好了“乐园”再来证明艾露莎是错的)然后在建造“乐园的时候不断地压迫其他的孩子,最后导致孩子们仍计划出逃,最后孩子们出逃了(西蒙死了),并怪罪艾露莎(因为杰拉尔,说,是艾露莎独自逃走,并烧掉了所有的船)。

但杰拉尔的内心仍然不放弃对“乐园”的渴望,便开始想利用评议院的资源建造一个更大的“乐园”菲斯计划。但最终“菲斯计划”失败,杰拉尔也被艾露莎打败并真正的认清自己想创造的“乐园”是不可能的,因为自己在这条路上迫害了太多的性命。自己为了达到一个虚伪的“乐园”却在用别人的生命“铺路”,他感觉有愧于那些被他迫害的死者,以及为那些人的家属带来的悲痛,他以死谢罪,但他发觉那样的话自己得不到任何的救赎,所以他创建了“魔女之罪”公会,开始了赎罪之旅。

其实停下对别人描绘的世界的向往,我们扪心自问一番。我们假如真的生活中那些精彩的世界里,我们真的会是那些天赋异禀的人吗?就算我们真的天赋异禀,我们在那世界真的可以有着坚忍不拔的精神吗?我们真的可以忍受像艾露莎童年的那般痛苦吗?我们真的可以有像杰拉尔那般真正的悬崖勒马并寻求救赎吗?答案在每个人的心中,也各自不同,但是再问一句,难道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不能算是个精彩的世界吗?有时候就是这样,以为自己所看到的好的才是好的,所不知自己所拥有的或许不算最好,但又何尝是最坏的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