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849-xxx-xxx
  • noreply@example.com
  • Tyagal, Patan, Lalitpur

“我俩的戏是照着绿洲乐队那对兄弟演的”

巴特勒在影片中饰演男主角杰克·劳森,卫星防御系统的创造者,因不服从组织安排被开除出了这个项目。当有人开始篡改系统,释放自然灾害,威胁到地球安全时,劳森又被叫回来担负起这份高风险的工作,并被送到外太空修复系统,来阻止这场灾难。

当被问及影片中的视觉特效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他的表演以及对杰克·劳森这一角色的塑造时,巴特勒回顾了自己以往的角色经历与之进行比较。“有时候视效是可以为你的演技增色的,或者是把你带到一个正确的方向上,”巴特勒顿了顿继续说道,“但是在拍(扎克·施耐德执导的)《300勇士》时,我非常渴望能清楚地知道自己身处什么样的世界中,明确自己眼前到底有什么东西。但有时候我们眼前除了绿幕以外什么都没有,这让人觉得十分沮丧。

在里,迪安这一点做得非常棒非常有帮助性,他在我们去片场之前,就向我们展示了里面的场景是什么样子的,并且之后又做了很多的片场建设,后来影片中只是用CGI技术将其扩展得更大。迪安向我们展示的这些,立马就能让你明白这部电影将会呈现出什么样的内容,会让你觉得‘这些看上去真的很酷,并且我真的在这个世界里了’,这要比给你单纯地给你讲解一遍有帮助的多,不会让你的表演跑偏。”

这是真的,尤其是在大获成功之后,巴特勒的名字就与那些预算保守的影片挂上了钩,比如《守法公民》(F·加里·格雷执导)。他也演了一些爱情片或喜剧片,像《赏金猎手》《丑陋事实》《附注:我爱你》等等。近几年,巴特勒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则是他出演的“陷落”系列影片,以袭击为主题,用CGI打造出灾难景象,再靠他来拯救世界。

不过,比起自然灾难,巴特勒说他更被影片中的兄弟情所触动。在中,哥哥杰克与弟弟麦克斯的关系并不像传统中的那样哥哥照顾弟弟,相反,他们两人的关系是颠倒过来的。“里面这一部分很触动我——杰克总是认为弟弟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总是期待着弟弟帮他收拾烂摊子。”巴特勒说,“也正是这一点使得杰克总是头脑发热,自高自大,最后使得麦克斯说‘不,我这次不会再这么做了,成熟一点吧’。这也是影片的主题之一。”

巴勒特笑得十分开心,“但是我有两个朋友和我是很像的,他们让我记得我自己是谁,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对他们也是一样。而且有时候他们两个对我的戏也有所帮忙,因为我们的工作是一样的,其中一个是演员,另一个是导演。我们从事同样的职业,所以能相互理解对方。比如这次的电影,他们就给了我很多参考意见,来塑造我的角色。”

看起来,朋友在巴特勒的生活中起着至关重要的角色,无论是对他的艺术启发,还是对他的内心感受。

Mtime:当你接到像这样的影片项目时,你需要提前了解多少有关特效方面的细节以及电影最终要呈现的效果,来指导你在表演方面的工作呢?

吉姆·斯特吉斯:在开拍之前的制作会议和提前演练时,他们通常会在墙上弄一整面那种很大的写满了注释的“情绪板”,上面会写得很清楚电影希望在视觉上达到什么效果,也会给你很强烈的启发关于你要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迪安早早地就给我发了一大堆图片展示那些风暴的样子,以及他设想的电影中会是什么情形。

后来到了片场,看见他们建造的规模令我很惊讶,片场比其他任何东西带给我的冲击力都要大。通常人们都是会一部分是仿真的场景,多数的部分用绿幕来代替,但是迪安打造的片场远远比那样的要大。我们拍在新奥尔良NASA空间站的戏份时,是真的在巨大的架子上拍摄而成,这个确实让人兴奋,那一刻你知道你是在拍一部大片。Mtime:影片中你与艾比·考尼什有着不少对手戏,你们两个人在里面产生了一段浪漫的爱情,不过好像在拍摄这样的情节之前,你们只有一到两天的时候来酝酿这样的感情,为了保证这中间的化学反应能成功,你是怎样做的?

Mtime:我觉得《全球风暴》中有一点十分有趣,那就是人类的自负。人类建造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可以控制天气的科技系统,但他们之后做的却是相当错误的事情。有时候人类的思维总是有些激进的,所以,你是怎么看待人类在制造出一项很伟大的发明之后却不去思考多年后这项发明可能将会给人类带来负面作用的行为呢?

Mtime:我知道在影片中巴特勒有一部内容是很奇怪的,据他说是在肢体上比较难。我知道你在里面没有这样奇怪的戏份,但我还是想问一下对你来说整个过程中最难的部分在哪里?

吉姆·斯特吉斯:影片里面有一些场景我要讲大段大段的对话,这些对话是非常专业性的科学术语,是你在平时的生活中根本不会讲的,不是那种很平常的对话,这个对我来说很具有挑战性。还有一个场景是在一辆出租车里,这个场景讲的是我们已经被困在汽车上呆了好几天,这个时候我们就得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因为实际上外面并没有什么风暴之类的,这一幕好像是剧本里面最有意思的一部分,但也是整体上很难拍摄的一部分。实际上我们是被绿幕包围着,被两个人推着向前走,你在窗户里还能看见他们。剩下的戏份就是非常简单的了,因为大部分都是发生在白宫或者在家里或者在街上。比起我的戏,巴特勒的戏份确实是比较特殊的。

Mtime:麦克斯和杰克之间的关系给了影片一些不同的感觉,我知道你现实中也有一个兄弟,所以里面那段感情会引起你真实生活中有关兄弟情谊的记忆吗?

吉姆·斯特吉斯:我和我哥哥(弟弟)之间的感情和影片里两个人的感情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哥哥是一个性情温和、心地善良的人,是我们二人之间比较冷静和体贴的那个。我更像是那个总爱找事的孩子,我们小时候也总是会打架,这些记忆会一直伴随着你长大,这一点我后来在朋友的孩子们身上也看到了。在里,我被两个人的关系吸引住了,他们兄弟二人一开始都很芥蒂自己与对方之间的斗争。

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绿洲乐队里的Gallagher兄弟,他俩可能有着全英国人都知道的斗争,所以对我和巴特勒,我俩就把这俩人当成了参考的对象。一个比较理性,一个比较感性;一个比较外向,一个比较谨慎细心。这就是影片中两个人物的模板了。我们两个在里面是与常人完全不同的一对兄弟,巴特勒在里面是一个更随性的人,他因为一直接受不了我们父母的死去而沉迷于酒精,在这期间身为弟弟的我就只能担负起照顾他的责任。Mtime:你与一部电影的商业命运有着良好的关系吗?

吉姆·斯特吉斯:有些电影你拍了就能很清楚地知道它不会有太多的观众,无论是它的主题,它的场面规模和预算都能让你知道这一点,并不是所有的影片都有机会像一样有着吸引观众的潜力。但是我对自己如何挑选剧本并没有很明确的一套规则,通常只是会有一个特别的原因来使我做出选择,而每次这个原因都是不一样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