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849-xxx-xxx
  • noreply@example.com
  • Tyagal, Patan, Lalitpur

1949年毛主席救一被老鸨以黑帮威胁随后下令:必须铲除

1917年,英国有个社会学家,名叫甘博尔,他对当时世界八大都市的公娼人数与人口总数做了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上海第一,北京第二,当时的北京人口总数只有81万人,公娼人数却高达3135万人。

影视剧中,时常听到某某人要去八大胡同,那他们指的就是去嫖娼,八大胡同主要指的是:石头胡同、纱帽胡同、百顺胡同、胭脂胡同、陕西街、韩家潭、王广福斜街以及皮条营。

真正让妓院在北平迅速发展的,是袁世凯复辟帝制那段时间。在原本的八大胡同附近,还新增了许多妓院,当年但凡在北平生活的百姓,都知道一句俗语:“王蔡朱百柳,石广火燕纱。”

直到1940年左右,北平的妓院都生意火爆,共计有263家,人数也有2597人。

后来北平解放,在的接管下,虽有许多妓院先后被关闭,但仍有237家在营业,但人数下降了一半,有1268人。

这样看来,到毛主席手里的北平,是急需和上海一样,要大刀阔斧的改革才有效。

1949年,毛主席在进入北平后,居住在双清别墅,因为要宣布新中国成立,毛主席每到夜晚都有个习惯,就是与秘书“微服私访”。

当车子开到某个胡同口时,便被密密麻麻的行人挡住,毛主席与秘书一同下车,刚挤进人群中就看见,一老鸨正在打一名妙龄少女。

毛主席示意秘书,两人一同上前阻止,未曾想老鸨并不罢休,扬言自己有黑道后台罩着,让毛主席不要多管闲事。

毛主席并未与老鸨起争执,而是打道回府,这就是他最不愿看到的一幕,虽然对北京的妓院早有耳闻,但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我人是真心实意为百姓办事,北平解放后,彭真便出任了市委书记,他一刻也未停歇,四处暗访北平情况。

一:妓院留宿的客人必须登记真实姓名、年龄、职业和住址,妓院每天都需要去当地派出所汇报; 二:但凡有持枪留宿的,务必将其留住,最快速度向当地警察汇报; 三:携带火药、军装、通讯等器材的客人,妓院要第一时间汇报; 四:有冒充,身着军装的客人,也要快速汇报;

通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彭真认为妓院里的肮脏远比黑道的影响要大。妓院藏污纳垢,性病蔓延,根本无法控制,况且,很多小偷、烟贩都喜欢去这种地方,政府给的四则管理规定,妓院管理人员无动于衷,遇到官员检查,还主动贿赂,甚至用女色勾引,成何体统。

彭真与毛主席打招呼后,便直奔主题,称自己遇到一名15岁的小,她含泪述说了自己被拐卖到妓院的经历,每天要接十几位客人,客人给的赏钱全被老鸨剥削,一天只能吃4个窝窝头。

毛主席本就因这件事气愤不已,如今听了彭真讲述的事情,当即下令:“新中国决不能允许娼妓遍地,黑道横行,我们要把房子打扫赶紧再进屋,必须扫除!”

早在两个月前,罗瑞卿还在担任华北军区政治部主任,部队调整好以后,准备向西北进军。

罗瑞卿到北平后,周恩来先做了他的思想工作,并表示让他担任公安部长,负责新中国首都北京的社会治安。

经过谈话,罗瑞卿提议,要在短时间内摸清妓院的情况,统一时间,一举封闭全部妓院。

1949年11月,罗瑞卿在北京公安局集体办公会议中表示:“封闭妓院不是公安部单方面的行动,这件事要通过人民代表会议,听一听大家的一件,大家都做出决定后再行动。”

几日后,会议召开,毫无意外地全体通过,对于这种封建社会遗留下的毒瘤,新中国必然是要清除的。

当与彭真将方案上交后,毛主席看后十分满意,连连说道:“这个决议好,立即执行吧!”

当时北平的妓院分为4等,一等叫“清吟小班”,清吟指的是那些都是扬州、苏州女子,这些女子年轻貌美,体态丰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些身份还挺高,自己都有随身的丫鬟。

二等比一等差一些,都是从一等妓院被刷下来的女子,亦或者是因为年纪大,从一等妓院调来的。当然,这里说的年纪大并不是真的大,而是三十多岁,一般嫖客都没财力找她们。

从三等就看出差距了,这里的妓院,大多是年纪真的大,但还是有些姿色和韵味,要么就是年纪轻却不怎么漂亮的女子,妓院的设施也相对简陋。

四等妓院就不必说了,是极其肮脏昏暗的场所,这里面的人形形,基本上是年龄大、长相差,出身低微的女子。

除了妓院本身自带的“伺账”、“伙计”、“”等,周边的浴池场、理发馆、影剧院、戏楼,这些同样生意火爆,都是妓院带动的。

而这些产业里面,又有个人,例如那些走街串巷卖瓜子花生、糖葫芦的,卖早餐的、卖猪羊肉的、还有卖唱的艺人、歌女等。

罗瑞卿通过调查,得知北京有好几个黑道人物,而老鸨口中的后台,便是北京的青帮老大之一——刘翔亭。

根据现有的资料记录来看,1926年,青帮开始从天津渗透到北平,这些黑道势力的范围主要在天津地区。

除了“四霸天”,北平当时还有一虎(林家五虎之一林文华),有这些黑道头目在,北平的治安还是存在风险的。

而那些开在八大胡同的妓院,也都与这些黑道头目有关联,但凡有点名气的妓院,背后都有黑道做后台,所以老鸨们才敢如此猖狂。

就拿刘翔亭来说,他原本是天桥吉祥戏院的经理,在日伪时期担任了天桥梨园公会会长,通过勾结势力敲诈勒索他人,以此获取钱财,并不断招兵买马,到处烧杀抢掠,奸女,无恶不作,在百姓眼里,早已是必除之人。

从1949年,群众一直举发到1951年,让那些曾经鱼肉乡里的黑帮无处可逃。

1951年5月,市委市政府在天坛祈年殿召开了第四次控诉恶霸大会,群众高达30000人,这些“霸天”当即被下令处以死刑。

此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北京的黑道销声匿迹,百姓都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人们根本不用担心安全问题,这就是毛主席年轻时立下的愿望:让老百姓真正过上好日子!

所以,从打算封闭妓院开始,到最后实施,有半年之久,但罗瑞卿想出的办法,让毛主席都拍手称赞。

发出封闭妓院的命令后,罗瑞卿派2400名警察,分成27个小组,同时对5个城区以及东西郊进行检查。

一:严格执行任务,不得与私聊,或者被勾引,更不能有讽刺的态度和目光; 二:所有警察不能接受任何人的贿赂或款待; 三:对于妓院的财物,必须严格按规定手续进行登记; 四:不得私自拿走妓院的物品; 五:执行任务时,注意个人安全; 六:服从命令听指挥。

封闭妓院的行动,一直执行到深夜12点才结束,按照罗瑞卿的指示,将妓院老板269人,领班185人,全部一网打尽。而1268名全部消毒后,带到韩家潭的妇女生产教养院。

第二天,有的嫖客都蒙圈儿了,北京所有大大小小的妓院全部贴上封条,封条上写着“北京市人民政府199年封”。

罗瑞卿自己称从来没打过这样的仗,没有硝烟,但却很有成就,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突发状况。

但凡事都有两面性,也有部分称自己只会干这行,如今不干这个,都不知道如何谋生了。

这一千多名,在教养院得到政府人员的关怀和照顾,接连数日,医院派出医务人员,免费为她们检查身体,有病治病,没病的发路费回家,无家可归的就留下来,政府将年轻的送去学校读书写字,年纪大的安排她们去学习技术,进的都是国营企业。

此后,不仅仅是北京,全国各地的扫黑除恶、关闭妓院都在实施,各地得到解放,黑道势力也不断衰弱,百姓夜晚回家再也不用担心,人民开始走向新的生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