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849-xxx-xxx
  • noreply@example.com
  • Tyagal, Patan, Lalitpur

有生之年系列这位好莱坞传奇导演又出手了!

最开始关注到这部影片,并不是因为它古怪的片名,而是主创名单中那个牛批闪闪的名字:

是的,这位被影迷亲切地称为“东木”大爷的好莱坞电影人,也是这部电影的幕后掌舵手。

这绝对称得上是“有生之年”系列啊!要知道,他上一次在自己执导的作品中担当主角,还得追溯到11年前的那部《老爷车》。

提到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人们习惯于在这一大串名字之后,附带上“电影传奇”的字样。

从影60多年的他,被称为好莱坞电影的活体纪念碑,见证了电影艺术思潮与风格的多次变迁,也亲历过风云幻变的演艺圈数十载的沉沉浮浮。

伊斯特伍德上世纪50年代入行,最初只能在一些毫无名气的电影和电视剧里跑跑龙套,直到凭借1959年问世的西部题材美剧《皮鞭》中的角色,他才终于在好莱坞找到了立足之处。

他本可以就这样继续在电视剧圈混下去,可是没过几年,命运又向他递出了新的橄榄枝。

伊斯特伍德的演员生涯,肯定绕不开赛尔乔·莱昂内导演和他1964年上映的电影《荒野大镖客》。

在这部“意大利通心粉西部片”里,伊斯特伍德塑造了一个没有来处,也不问去路的西部无名牛仔:

棱角分明的瘦削脸庞,嘴里叼着似乎永远都抽不完的烟卷,而眼神里也永远透着一股冷静与戏谑。

这样一个如同武侠小说中“侠客”的角色,贯穿了后来接连问世的两部电影《黄昏双镖客》和《黄金三镖客》里——

就这样,它成为了伊斯特伍德最具代表性的经典银幕形象,而同时,也让这位相貌帅气、外形修长的演员,成为一代影迷心中自由不羁、阳刚沧桑的西部牛仔最具象最深刻的代言人。

如果说莱昂内的“镖客”系列电影突破了好莱坞传统西部片的类型框架,而那么伊斯特伍德塑造的无名客,也颠覆了西部片中一贯正义的牛仔人设。

电影中,他不再是满嘴仁义道德的伟光正形象,而成了一个表面看上去唯利是图的赏金猎人。

孤独、神秘、亦正亦邪,这样的人物特质,贯穿了伊斯特伍德的电影生涯。从他后续塑造的经典角色中,我们都能从中感受到它们与之微妙的相似之处。

在这部由唐·希格尔执导、1971年上映的同名电影中,伊斯特伍德饰演的“肮脏的哈里”是一名来自旧金山的警探。

这同样也是一个从来不按套路出牌的独行侠,质疑权威,挑战体系,为了破案不择手段,而所谓的“肮脏”也由此而来。

伊斯特伍德在《肮脏的哈里》后续的四部系列电影中,始终保持着角色我行我素、满腔怒火的状态。

他身上的这种“盛气”与“亢奋”,直到1992年问世的《不可饶恕》中,才发生了改变。

在这部由伊斯特伍德自导自演的电影中,他饰演了一个往昔荣光早已逝去,时刻生活在良心不安的老牛仔。

从这部作品开始,无论是戏内饰演的虚构角色,还是戏外亲历的现实生活,伊斯特伍德开始以不同的身份视角,尝试做着同一件事:反思。

他在《不可饶恕》里塑造了一个反类型的牛仔形象,而透过这个角色,可以感受到他对过往西部片中的暴力与杀戮展开回溯式的思考,尽管在影片最后这位潦倒落寞的老牛仔仍然用以暴制暴的方式,完成了自我的救赎。

演而优则导,早年转行导演的伊斯特伍德在90年代已经可以游刃有余地应对各种题材和不同的类型:

从公路犯罪电影《完美的世界》,到文艺爱情片《廊桥遗梦》;从太空科幻片《太空牛仔》,到后来的悬疑犯罪电影《神秘河》以及运动剧情片《百万美元宝贝》,伊斯特伍德为影迷们留下了不少传世经典。

身为导演,他实行着令人惊讶的高产效率,但更出人意料的是,每一部电影都保持着高超的品质:

《不可饶恕》帮助他摘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两座奖杯,《百万美元宝贝》也再度帮助他赢得了一尊最佳导演的小金人,而其中还有多部作品,同样获得了奥斯卡的青睐,并且得到了演员和技术方面的奖项。

事实上,目前仍然活跃于好莱坞电影领域,两次得到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电影人,其实屈指可数。

而能够算得上数的,也都是像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李安、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和阿方索·卡隆等等备受公认的大师级导演。

影片改编自现实生活中的真实事件,一位名叫厄尔·斯通的破产而独居老人,在无意间成为了墨西哥贩毒集团的运毒人。

厄尔·斯通在运毒这行有着先天的“优势”,他慈眉善目、热心助人、举止优雅,和邻居家的老爷爷没什么两样。

可正是因为外表的迷惑性,他数次骗过了美国缉毒局设置下的天罗地网,成为他们最棘手的头号通缉犯。

这个现实故事,本身就包含了许多“连编剧都想不到的”戏剧性情节,然而伊斯特伍德却弱化电影中本该可以加以强调的高潮与转折,而是用一种更平稳更朴实更慢热的方式,一点点叙述出故事的全貌。

实际上,这也是伊斯特伍德的导演作品一直以来都拥有的“务实”风格,他很少在影片中炫技,而是扎扎实实地讲好故事。在他看来,“镜头要能够表达情感、推动剧情”,并且最终,为角色服务。

人物,始终是他作品的核心。而他创作的电影,也几乎都树立起了一个鲜明、复杂、立体的主角形象。

无论是《不可饶恕》中杀戮无数的隐退牛仔,还是《百万美元宝贝》中孤独刻薄的拳击教练,抑或是《老爷车》中外冷内热、外刚内柔的邻居爷爷——

所有的角色,都像厄尔一样有着充满污点的过往,忍受着与家人之间的矛盾,但在尖锐锋利的性格下却都藏着隐约而暧昧的铁汉柔情,也都在生命行驶到晚年时试图实现对过往的弥补与救赎,并且永远不停止折腾的步伐,永远寻找着属于自己存在的价值。

洗尽铅华的厄尔,回归了园丁的老本行,他一边将一株萱草种在土壤里,一边露出了发自内心的愉悦笑容。

原来,经历过无数传奇遭遇的他,需要的始终是一方能够让他种花的土地而已——如此简单,如此纯粹。

他曾说过,“你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能力把全世界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所以你现在只能安安分分地做好自己的事情”。

而创作和拍摄电影,或许就是他那个能够让他会心一笑的简单诉求,也是他源源不断的生命源泉吧!

对于伊斯特伍德来说,《骡子》绝对不会是他最后一部导演作品,毕竟他下一部新作已经进入筹备阶段了。

所以,他的每一部新作都值得我们去珍惜,至少也不要错过在大银幕上与之相遇的机会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